2年獲投8.5億美元,Biotech公司「裂變式創業」成細胞和基因治療新楷模

2年獲投8.5億美元,Biotech公司「裂變式創業」成細胞和基因治療新楷模

美東時間 3 月 15 日,美國生物技術公司 ElevateBio 宣佈完成了 5.25 億美元 C 輪融資,本輪投資由 Matrix Capital Management、軟銀願景基金二期和富達管理研究公司領投,MPM Capital、F2 Ventures、EcoR1 Capital 等原有投資方繼續集結於此。
ElevateBio 將自己描述為 “一家專注于細胞和基因治療細分賽道的生物技術公司”,正在推動和擴展一種 “不同尋常” 的商業模式 ——將細胞和基因療法領域的學術研究,與商業化和規模化量產連接起來,它在其中扮演平臺或者橋樑角色,不斷剝離新公司獨立運營。
ElevateBio 官宣稱,本次所籌資金將用來繼續支援其平臺建設和剝離新公司上。
MPM 孵化而來,創始團隊陣容豪華
“未來 30-50 年,哪項技術將會發生顛覆性變革”?David Hallal、Vikas Sinha、Mitchell H. Finer 等一直在思考這一問題。David Hallal 認為,細胞和基因療法發展空間巨大,這個領域機遇無限,但是還存在許多困難和挑戰。Mitchell Finer 也認為,細胞和基因療法的瓶頸之一在於 —— 規模化量產,比如說藍鳥在入行 8-9 年後才建立了生產設施。
細胞和基因療法領域機遇和挑戰並存,一方面細胞和基因療法市場發展潛力巨大,根據德勤發佈的相關資料,全球細胞和基因療法市場規模有望在 2025 年超過 119.6 億美元;另一方面,該領域也存在生產、製造、遞送等難題,技術仍有待取得突破。
基於這一考慮,他們決定成立一家專注于細胞、基因治療細分賽道的生物技術組合公司 ——ElevateBio。該公司最初由美國著名生物醫藥風投 MPM Capital 孵化而來,2017 年成立以後一直處於隱匿模式中。自 2019 年 5 月以後,ElevateBio 已經籌集近 8.5 億美元資金,成為該領域名副其實的新銳 “吸金王”。(來源:生輝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不過,ElevateBio 並沒有聚焦某種方法或某種疾病,而是將特別關注免疫療法、再生醫學或體內基因療法。
其創始團隊陣容豪華。首席執行官 David Hallal 在生物製藥領域擁有近 30 年經驗,曾是罕見病巨頭 Alexion 的掌舵人,説明 Alexion 從一家單一產品公司過渡到多產品組合公司;首席財務官 Vikas Sinha 在生命科學領域擁有超 25 年財務高管任職經驗,在 Alexion 任職 11 年期間,Alexion 的市值從 6 億美元增長到超過 300 億美元;首席科學官 Mitchell H. Finer 是 MPM Capital 的執行合夥人,此前他是基因療法先鋒藍鳥的 CSO。
並非 CDMO,商業模式清晰
ElevateBio 官方宣稱,正在以一種顛覆性的高效資本模式加速細胞、基因治療的創新速度。這種 “顛覆性” 模式在於,ElevateBio 並不是一個 “單純” 的生物技術公司,研發和搭建專有生產管線,而更像是一個 “平臺型” 公司,不斷孵化該細分領域內不同的新公司。這種模式將專業團隊、資源和資本整合在一起,與科學創始人、醫療中心和企業家們合作不斷推出新公司。具體來說,ElevateBio 集成並搭建完善的細胞、基因療法技術平臺、專家團隊、基礎設施,通過為科學創始人提供從基礎研究到臨床應用能力的服務,包括研發和製造團隊、製造設施、藥物開發和商業化專業知識。在這種模式下,ElevateBio 剝離的公司們可以共用這些專業技術平臺,和專業研發、臨床開發、製造團隊。這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資源的流通和共用,也解決了細胞、基因療法領域專業人才緊缺的問題。
一方面,ElevateBio 對於剝離的公司採取了 “集中式資源” 和 “中央研發平臺” 策略,加快研發速率;另一方面,所選方向採用了 “中心輻射” 策略,包括成立基因編輯技術、細胞療法、基因療法公司。
而實現這些策略的底層技術在於其技術平臺 ——BaseCamp,這是 ElevateBio 專注於研發、工藝開發和 cGMP 製造的子公司,為 ElevateBio 投資組合公司和部分戰略合作夥伴提供細胞、基因專業技術支援,包括 cGMP、分析和品質控制實驗室、蛋白質工程、病毒學和免疫學實驗室。

提供技術、專家服務的 ElevateBio 是否可以看做是一家 CDMO 公司?
Mitchell H. Finer 曾這樣描述 ElevateBio 的商業模式:“我們不是一家 CDMO 公司, 我們與戰略合作夥伴互惠互利,為患者提供創新產品。”
基因、細胞療法 CDMO—— 通過製造產品積累大量產品資料,然而生物製藥公司卻無法使用集中的資料; ElevateBio 所做的事情類似於把基於 CDMO 平臺累計的資料實現技術、資源集中與共用。
自成立以來,ElevateBio 已經孵化剝離出了三家公司 —— 病毒特異性細胞療法公司 Allovir,T 細胞療法公司 HighPassBio 和基因編輯療法公司 LifeEDIT Therapeutics,並與麻省總醫院建立了 10 年的合作關係。ElevateBio 在一份聲明中表示,還有其他剝離出來的公司,但尚未公開披露。 “我們預計 BaseCamp 的設施能夠容納多個投資組合公司,我們的戰略是成為這些投資組合公司的主要股權持有者。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持股比例會下降。因為,我們希望這些公司通過 IPO 上市,然後繼續從專業團隊、新成立公司中獲益。” David Hallal 這樣說。
未來,中國完全有可能出現同類型的公司
與 CDMO 不同,ElevateBio 可能更像是一家集投資、孵化與 CDMO 於一身的公司。這也是本公司非常看好其模式的原因:無論是資本模式,還是業務模式、組織結構及資源配置上,這種模式優勢顯著。
“從資本模式來看,這可以實現基於同一技術平臺的多個應用方向並行發展,可以有效降低風險;從業務模式來看,這是一種‘自營式’新藥研發 CRO/CDMO,與傳統的 CRO/CDMO 相比,體系內部配合效率更高;從組織模式來看,這可以看作一種內部孵化的‘裂變式創業’,每一個創業公司都能夠給予創始團隊更多股權,也能夠給到團隊更大的激勵和經營自主權,發展更有動力;從資源配置來看,其類似於‘中台’,共用技術和資源,可以實現更高的資源利用率。這種內部分化發展的模式其實也適用於更多領域,只要是平臺型技術都可以這樣做。其實就是基於同一技術的不同應用方向,孵化出不同的公司,比如說根據 mRNA 設計、遞送技術、基因編輯、合成生物學技術都可以剝離出新公司。
“ElevateBio 的模式可以很好地解決技術、資源分享問題,有利於新興技術得到快速發展和應用。技術的交叉融合越來越成為常態,一種通用的平臺技術在不同領域或同一領域的細分賽道上都會得到應用。
國內是否可以複製這一模式?
Flagship PioneeringFP)的孵化模式不同,這種模式更簡單,更易複製,未來中國完全有可能出現同類型的公司。然而細胞、基因療法的研發速度不在於平臺,而在於技術本身的突破,技術的突破方能真正提高研發速度。
參考資料:

  • https://www.elevate.bio/blogs/elevatebio-scales-disruptive-cell-and-gene-therapy-business-model-with-525-million-series-c-financ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