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療法,安全及品質全球正值風口

近年來,細胞療法的飛速發展使得無論是用於癌症治療的CAR-T細胞,還是其他用途的活細胞注入,在商業產品的開發,驗證和製造等方面都帶來了新的挑戰。

安全測試,法規要求和大規模生產是活細胞產品在不斷探索的領域,與常規的小分子藥物相比,自體或同種異體細胞療法需要不同的測試方法和監管標準。

優質細胞材料是基礎

合適的原料選擇對於產品的最終交付顯得尤為重要。在進行活細胞生產時,起始材料的不同往往會造成不同產品之間的巨大差異。因此,為了符合法規品質標準,與可信賴的供應商合作以提供穩定一致的高品質細胞至關重要。

原材料細胞的選擇可以依託大量且多樣化的供體庫,使特徵與最終產品所需的標準緊密匹配。一般來說,如果能儘早匹配到符合標準的細胞,可以在後期的開發階段節省更多資源。供體篩查的方式有很多,譬如根據HLA類型,疾病狀態或年齡等方式等。

總之,無論對於自體產品或是同種異體產品,匹配供體特徵都是建立一致且高效的生產過程中一個首要而又易被忽視的步驟。

安全性和有效性之間的平衡是關鍵

根據前期細胞選擇設計出細胞療法之後,接下來要對該療法進行安全性和有效性評估。以CAR-T細胞為例,選擇越高效力的細胞或能越有效的殺死癌細胞,但這也導致了較高的潛在安全風險。因此,必須進行體外藥效測試以確定最佳細胞來源,最理想情況的是尋求一個完美的平衡點——保證所選療法既安全又足夠有效。

功能性測試之後需要進行安全性測試,這一步旨在通過所選療法的潛在脫靶效應來識別其對正常健康組織的風險。兩種測試結束之後,進一步的動物實驗應盡可能模仿最終臨床級產品的屬性,以準確評估患者的潛在功能。

以CAR-T細胞為例,這些細胞經過改造後可以表達與靶細胞抗原結合的受體。但是,如果靶抗原也在健康組織中表達,則可能發生意外的潛在嚴重反應。在某些情況下,使用這些高度啟動的細胞毒性T細胞可能會威脅生命。而體內藥代動力學研究有助於識別潛在的副作用,使研究人員能夠確定最佳劑量,並提供有關該療法藥效學性質的關鍵資訊。

值得一提的是,選擇適當的動物系統也很關鍵。利用合理的動物模型進行的臨床前研究所獲得的陽性療效資料,可以與藥物臨床療效有很好的相關性。一般來說,臨床前模型應該表達特定的靶點並能夠對臨床藥效提供預測的證據。具體可根據所評估的細胞療法的性質選擇不同的腫瘤模型系統。從功能性驗證、安全性驗證到體內藥效學驗證的動物模型系統選擇,可以說所有上述這些研究在建立監管批准所需的功效和評估安全性方面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同樣,在開發成品藥物方面,細胞療法又一次將製造商推向未知領域。

對於傳統藥物研發而言,製造商只需根據監管的機構要求遵循GLP準則即可。但是,評估活細胞療法所涉及的動態系統意味著不可能總是完全遵守GLP準則。這就要求企業與客戶彼此之間應積極合作,流覽並瞭解相關規範,以保證最終能夠順利通過監管機構的審查。

產品生產和流程建立

當有效性和安全性一旦被建立,就到生產環節了。與開發傳統生物藥相比,細胞療法企業的目標不僅是開發一種安全的產品,更是開發一種一致的、可重複的生產流程,這裡主要涉及到兩種不同的過程——即來自患者的自體移植產品與來自健康供體細胞的同種異體移植產品兩種移植途徑。對於自體產品的開發,其製備需要對每個癌症病人自身的T細胞進行改造,並在擴增後重新注回該病人體內,屬於“量身定制”的患者特異性藥品。

這種個性化細胞治療正在徹底改變癌症治療的方式,但也存在著一些明顯的局限,譬如需要根據個體差異提取細胞,提取的原材料的細胞數量,活性,細胞亞群比例均不同,因此很難建立明確的生產過程。鑒於這種限制,多家研究機構和製藥公司正在推動下一代細胞治療技術開發,即同種異體細胞療法,也稱為通用型細胞產品(off-the-shelf products)。

對於同種異體產品而言,選擇支援該療法的供體起始材料非常關鍵。實施並始終如一地採用嚴格控制的符合GMP標準的收集程式,可以最大限度地減少可變性的操作來源,從而形成高度一致的高品質細胞,用於產品的開發和製造。反之,如果未能及時提供高品質的GMP級原料,可能會導致生產延遲。這不僅會增加成本,還會使寶貴的患者樣本處於危險之中。

產品交付

應用於細胞治療的GMP檢測與放行遵循所有生物藥的基本原則:無菌檢測、支原體檢測、內毒素檢測、細胞存活率、效應細胞比率等。需要指出的是,這些檢測的大部分需要使用快速測試平臺進行,畢竟從確定細胞療法到給患者用藥的時間相對較短。GMP級檢測提供了端到端的認證全過程,確保了細胞治療產品的安全和有效性。

總的來說,每種產品和過程的安全風險可能因細胞治療的類型而異,但首要目標都是提供一致、有效的治療和確保患者安全的特定測試方案。此外,早期的合作也是對於成功生產活細胞產品及流程的一個重要方面。隨著生命科學與醫學的快速發展,細胞治療技術作為近年來最引人注目的領域之一,為製造商既帶來了挑戰也帶來了機遇——毋庸置疑的是,這是細胞療法發展令人振奮的時代。